知识付费时代你我该如何告别智商税?

2019-05-29 16:25


  ,我们要做的只是选购。要消费知识,我们要选购、要消化、要使用。知识的消费链条包括四个环节:知识创造、

  作为商品和服务的消费者,我们付出的就是金钱。要消费知识,金钱只是我们所付出的很少的一部分,我们付出更多的是时间和精力。在消费知识的过程中,我们还常经历痛苦,那也可以算是我们付出的成本。

  作为商品和服务的消费者,我们很快得到消费的结果,商品和服务与期望不一致的情况很少发生。知识以外的商品和服务遵循所见即所得、所用即所得的模式,它的效用可以相对明确的评估。

  要消费知识,我们通常要很久之后才知道结果,知识产品的结果与期望不一致的情况经常发生。

  作为商品和服务的消费者,我们通常需要问自己为什么需要,也知道自己要什么结果,要做的只是选择。

  要消费知识,我们会问为什么需要,却不知道自己要什么结果,甚至我们还要说服自己或被外界说服:你真的需要。

  要做一个精明的知识消费者,我们要努力提升自己的消费能力:如何选购(筛选),如何消化,以及如何使用。

  哈佛大学知名教育学教授戴维·珀金斯提出过一个开放性问题:什么是真正值得学习的知识?他提出了四个方面的评估标准:深刻见解、行动、伦理道德和机会。其中,机会指使用的机会或概率。这四个标准可以用来帮我们判断,我们要学什么。

  我们购买和消费知识产品与服务,不管它是媒体、内容或教育,我们对它的吸收程度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原有的认知水平,取决于我们的投入与努力程度,而不是只取决于产品本身。

  这一切,使得我们要努力提升自己身为知识消费者的素养。我们要了解自己现有的知识基础,要努力构建自己的知识体系。我们也要改变传统的学习方式,通过“输出”学习,通过“使用”学习,通过分享和交流学习。

  知识的消费是分等级的。我们可以很容易地消化略高于自己水平的知识,对于远超自己知识背景和能力的知识则很难消化。总是消费容易的知识相当于吃糖果,吃太多通常有害无益。

  认识自己的知识能力,可以从个人的知识整体和单个专业方向两个方面分别考察。对单个专业方向上的水平高低,在各个领域有自己的衡量方法,各不相同。比如要衡量一个市场营销人员掌握品牌、营销、公关的知识与技能,我们有着较为成熟的衡量方法。

  对于个人的整体知识水平,一个可行的考察方式是自问:我的知识之屋的支柱是哪几根?个人知识之屋的支柱、柱子的说法源自朋友间的探讨,这个说法可以追溯到智慧七柱和建筑的七盏明灯。

  作为第一代“互联网移民”,在使用互联网的过程中,我自然地对互联网思想、互联网产品模式有了深入的了解;工科背景的大学和研究生学习生活,自然地让自己拥有了工程思维。互联网思维和工程思维这两个支柱对我来说几乎是自然而然形成的。

  我们每个人的知识体系、知识支柱都是在不断进化迭代,我们每个人都不妨自问:

  我们可以观察知名人士,也可以观察周围的朋友,看他们的知识之屋的支柱是什么?

  乔布斯的知识支柱是科技产品、商业、品牌营销、艺术设计,他在每个领域都达到了大师级的水平。

  我们所处的信息和知识环境必然会更加碎片化,我们消化和吸收信息及知识的方式也必然是碎片化的方式。

  在接触一个新的知识领域时,我们应先掌握这个领域的总体脉络或总体框架。这就好比要建一幢大楼,先建大楼的基础和框架,之后再建墙壁,装窗户,进行室内装修等。

  例如,对于一个创业者来说,持续地接受各种新观念、故事不是什么好的策略,市面上流行的新观念可能是相互冲突的,我们很容易在观念碎片中迷失。较为有效的方式是先建立创业必需的商业与管理观念的框架,有了这个框架基础,我们才能有效地接受、理解和应用新的知识。

  一般管理,包括如何管人、管事、管财务、像CEO一样思考等,可以从韦尔奇和格鲁夫的讲述里借鉴。

  有了这个框架,在听到颠覆式创新、从0到1时,我们就知道这是进行战略与产品规划的新思路;在听到“超级IP”时,我们可以用它来丰富自己的品牌营销工具库;在听到合弄制、人人参与决策这样的观念时,我们可以用它来改善自己的一般管理模块。

  为了提高自己的管理能力,我们可以把已有的框架借鉴过来使用,然后用实践、外部的观点、自己的反思来充实它。

  在进入一个新的领域时,我们的首要任务是通过借鉴经典框架、读经典资料、向专家请教等方式,快速地形成自己在这个领域的知识框架。之后,不断地吸收新的知识和技能,在实践中经历成功和失败,不断地完善、改善、提高。

  这样的思路可以用到几乎所有的领域,不论我们是试图掌握互联网运营方法,还是学会公众演讲,或是如何让自己变得更有创意、学习听古典音乐等。

  我们还应当定期地回顾和优化自己在这个新领域的知识框架。随着积累的知识、经验和教训越来越多,有时我们会发现最初的知识框架变得有些杂乱,需要进行梳理;有时我们会意识到之前的框架可能需要补充新的模块;有时由于外界快速变化,我们感到框架里的某些信息需要被彻底替换掉。

  在跨越某个知识与经验阈值之后,我们常常会发现更有效的框架,之前的框架需要彻底废弃。遇到这种情况,我们要接受之前的知识框架已经完成了它的使命的事实,转而拥抱新的知识框架。

  对于知识,我们可以用实用的态度来看待它。管理大师彼得·德鲁克对知识的看法很简单直接:知识就是要有用。

  对于实用性的知识,我们学习的目的是使用它,学习的方法也应当实用。我们认为,实用的方法是:通过“输出”学习,通过“使用”学习。

  工程类的知识在过去100年里快速演进,关键原因之一是,工程类的知识不断地被投入使用,然后反馈、修正、改进。在计算机科学等快速变化的领域,我们甚至看到,不只是使用知识,然后提供反馈,产业界的实际运用甚至会超越学术界的研究,反过来指引学术研究。在计算机科学领域,产业界和学术界的人才快速地流转。

  对个体来说,我们消费知识会经历消化、吸收、使用几个阶段。在使用知识时,我们应该注意以下几点:

  第一,不能把碎片化的知识不加思考地投入使用。投入使用的知识应当经过消化、吸收,有意识地转换为针对自己实际情况的可行方案。

  第二,不能教条化地使用知识。在使用的过程中,要清晰地了解我们受到什么样的理论和假设的影响,即使判断它是有效的,也还是需根据情况进行调整。

  读书,被认为是最重要的学习方式,书所提供的信息往往比较稀疏,它需要我们用想象和思考去补全,读书使我们处在一种主动活跃的状态。但是,读书有时又是“危险”的。经常会发生这样的情况,因为作者的逻辑很流畅,读书后我们自以为很懂,实际情况却并非如此。

  一个可行的改进就是强调“输出”:在进行学习性的阅读时,要做摘要,整理思维导图,撰写阅读笔记,向他人介绍这本书,举办讲座系统地讲述。

  输出可以刺激和优化学习过程。互联网、移动互联网让这种分享变得更加便捷,我们可以在微信朋友圈进行简短的读书分享,和朋友微信讨论读书的体会,在各类微信群进行读书微课分享。

  将知识投入使用,如果能够进行系统性的总结,向他人传授为什么、怎么做,分享自己的经验与教训,这样的输出更会让我们的知识学习和使用更加有效。

  能否将自己的经验传授给他人,是验证自己对知识和技能掌握程度的关键指标。当然需要注意的是,我们在使用这样的输出方法来学习时要注意避免两个陷阱:

  陷阱之一,对于一些无法直接重复和验证的领域,这样的输出过程可能有事后合理化、美化的倾向。从对自己负责任的角度讲,我们应当做到至少对自己真诚,我们在听他人的经验分享时也要意识到讲者有这种倾向。

  陷阱之二,这样的输出之后,我们可能错误固守自己的经验,固执地认为自己所总结是对的,在未来情况发生变化需要进行变化时失去灵活性。

  互联网、移动互联网不只是让我们可以更容易地接触到信息,更是为我们的分享和交流提供了便捷的工具。

  知识产品的一个根本特性是,图书、课堂、媒体或所有其他一对多的知识传递,都只是建立一种对话的基础。有了这个对话的基础,我们能够与现实对话,能够与自己对话,能够与他人对话。所有真正有价值的知识,都不是普遍的一对多,而是有针对性的一对一。这样的知识,只有在真正的交流中才能产生。

  作为知识消费者,面对这些需要付费的产品和服务,我们应该去思考,它有没有降低我们的知识消费的总成本,提高效率?它也让我们面临另一个艰难的问题:过去看似免费的知识消费中,是不是我们的总成本很高、效率很低?

  我们也要改变对知识价值的评估方式,重视有针对性的知识,要重视通过分享和交流学习。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身边的经济学(ID:jjchangshi)”,欢迎分享,转载请与原作者取得授权。

  © 世界经理人:自1999年创立以来,世界经理人网站(致力于引导职业经理人实现卓越管理,以专业的形象为经理人用户全方位提供最佳管理资讯服务和互动平台。

  最近的研究表明,消费者越来越多地参与产品创新。这些发现向公司敲响了警钟,对我们理解新产品开发也有重要的意义。

  在数码时代,消费者一天之中要面对数以百万计的不同事物,而企业则要为吸引消费者的注意力而相互竞争。

  如今所有人都在以一种“集中”的方式消费电子产品及服务,这种方式在长期内保持不变,消费者时不时地会在一个较短时期内集中购买产品。

  由于Apple Pay会暴露消费者的支付喜好及共享数据,这是公司重新思考如何细分其数字消费者的好时机。

服务支持

我们珍惜您每一次在线询盘,有问必答,用专业的态度,贴心的服务。

让您真正感受到我们的与众不同!

合作流程

合作流程_沈阳网站优化

常见问题

常见问题_沈阳网站优化

售后保障

售后保障_沈阳网站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