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0元包年带宽10兆?未料不是断就是慢每周报修至少两次

2019-05-13 07:49


  打开陈洁电脑查服务器IP地址,一会显示嘉兴的网络,一会显示北京的,就是没上海。

  专家用专业的iperf测速软件查看陈洁电脑服务器的反应速度,发现很慢。/晨报记者肖允

  5个月前,军工路2866号水产市场内,300多个宽带用户突然集体断网。一番交锋之后,他们才发现,自己用了一年多的网络,竟然是来路不正、没有保障的“黑网”。

  这些“黑网”被一些来路不明的小公司以代理的形式低价兜售,不仅虚标带宽、私接网线、综合布线只做三分之一,甚至明知宽带没覆盖还照样伸手收钱……

  记者对一家宽带网络代理公司进行调查后发现,仅该公司代理安装的这种没有保障的宽带网络客户就超过2万户,而在整个上海,类似的“黑网”用户可能要超过10万户。“黑网”的背后,是一个乱象丛生的江湖。

  12月8日早上6点,租住在杨浦区民星路的陈洁跟往常一样打开手机,想看一看微信朋友圈。可无论她怎么开机重启,手机依然找不到WiFi信号。她预感到,网络又断了。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她下床看了看装在电视机后面的路由器,只有两只红灯在闪烁。她打开电脑,电脑也搜索不到网络信号。电脑提示她:“宽带连接错误,代码678”。她把网线从路由器上拔下来,直接插进电脑接线槽,依然毫无反应。自从今年2月安装了这家名为光速通公司的宽带之后,断网的事便时有发生。

  陈洁翻出上门替她安装宽带的曹九阳的电话。“我们算得上老朋友了,每周我至少要给他打两次电话,不是掉线了,就是网速太慢。”然而,这一次,曹九阳并没有像以前那样随叫随到。先是占线,然后就是“对方已关机”。陈洁找出了当初装宽带时,曹九阳留下的《宽带接入业务登记表》黄单子,上面只有曹九阳的手机号码,没有公司电话。

  陈洁用自己的移动数据上网,查询到光速通公司的客服电话,打了过去,按要求报上用户号后,却被告知数据库里没有她的用户信息,叫她找当初的业务员。

  “我们这一层都是租住户,当初装宽带时,一次装了5家,每家700元/年。”陈洁说,她平常比较忙,没多少时间在房子里,对宽带的要求也不高,只要能用就行。但当初的这个决定,却经常令她抓狂。今年7月初,她的网络曾经被停了一个礼拜。那一次,那一带的光速通宽带都不能用了。几天后,曹九阳打来电话,说又能上网了。只是,打开电脑查IP地址时,原来显示的是嘉兴的网络,后来又显示是北京的,反正都不是上海的。

  除了民星路上的部分用户,军工路2866弄水产批发市场内的300多个用户,也是曹九阳安装的宽带,来自安徽的丁国民就是用户之一。看着自家摊位门外乱七八糟的电线,他心里就发怵:“经常看见那一堆电线嗞嗞冒火花!”

  记者通过多方努力,找到了曹九阳。曹九阳解释说,7月初那次断网,是因为他的“上家”速丰公司把宽带业务卖给了另一家公司。后来他通过内部朋友的关系,又从买入速丰宽带的这家公司,拿到了部分用户密码,分出了一部分流量,维持剩下的部分用户。但是,这一次网络真的断掉了,这家公司要把原来速丰公司的用户“一刀切”。

  不过曹九阳表示,他还将用原来的办法,从另一家公司拉线过来,确保陈洁有网可用。实在不行,就协商退钱。

  陈洁说,她安装的虽然是10M 宽带,但她感觉肯定没有那么多。“我也查了一些资料,说在正常情况下,2M就能满足用户的一般需求。”陈洁说,白天她在家里用网时,感觉网速还可以。可是到晚上7点之后,或者周末,这个号称10M 的带宽连百度的网页都打不开。

  当着记者的面,陈洁用6个测速软件逐个检测自己的网速,每一个软件测出来的结果都不一样。最离谱的是,号称10M的带宽,有一款软件实测居然有20M,另一款测出来的却不到2M。

  宽带行业一位资深专家何先生告诉记者,现在不少免费测速软件都是利用P2SP的测速方法,本身设计上存在缺陷:“P2SP测速方法会去选择一些同样安装了这款软件的其他的连接节点来测速,只要其中有一个节点是在这个用户同一个小区宽带的局域网里,就会显示速度很快,甚至会超过签约网速。”还有部分测速软件本身与运营商有端口连接、个别运营商采用域名劫持、下载缓存等技术方法,也会导致测速数值过高。

  那么,陈洁家宽带的真实网速究竟是多少呢?记者邀请了上海一家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工程师来测速。

  工程师林先生带来了笔记本电脑以及专业的iperf测速软件:“这个软件需要通过后台代码语言链接服务器,查看服务器反应速度来进行测速。”为了提高测速的准确率,工程师花了半天时间专门搭建了一个后台环境。工程师连上宽带接口,打开代码后台,启用iperf程序,输入指令后,很快出现了一连串数据。

  林先生告诉记者,一般来说,如果是6兆的宽带,下载一首普通的MP3歌曲,正常只需要6秒左右就能下载完毕,带宽越大,下载速度也就越快。

  12月12日晚上6点,经检测,陈洁家的网速瞬间能达到9.15兆,跟合同承诺带宽量差不多。然而,到了当晚7点,林先生再次测试时,10次测试结果中,显示的数值最大仅为1.45兆,最小的则为487kb。

  工程师林先生解释说,当晚6点之所以网速很高,是因为这时候大多数用户还未回家,宽带闲暇较多,到了晚上7点,大家都回来了,网速就被分摊了。他认为,这充分说明这个宽带不是独享带宽,而是一个共享带宽,“共享带宽就是整个区域、小区都是用一根总线接入的局域网,随着上网用户增多,它的带宽是不稳定的,用户越多,每个人分摊到的网速就越慢。”

  林先生对宽带测试结果进一步分析后发现,用户在上网高峰期发送的数据文件在这个宽带传输时丢包率高达12%,极端情况下还出现了100%的丢包率,反映出用户的宽带网速极其不稳定。

  “所谓丢包率,指的就是丢失的数据包数量占发送数据包数量的一个百分比。假如发送100个数据包,如果丢了12个,那么丢包率就是12%,这已经是一个很高的数字了。”

  林工程师表示,尽管宽带运营商承诺给你10M,实际上分到你的不过2M。这种虚标带宽基本是宽带行业的“潜规则”,“小运营商为了利益最大化,会将宽带尽可能卖给更多的用户,装的人越多,分到每个用户的可用带宽就越少。”

  按曹九阳在这个区域安装了500多户计算,以平均5兆宽带、800元包年的价格计算,曹九阳在这个区域年业务收入为40万元。而曹九阳从速丰公司购入的“分销”价格约为每户300元,总支出仅15万元,利润高达25万元。

  曹九阳对此并不否认:“我们就是这么干的,当然是卖得越多越好。看起来你买5兆、10兆,你究竟能用多少,只有我知道。”

  据曹九阳介绍,当宽带资源高度集中时,宽带安装的价格非常高。随着多家运营商拿到执照,各家运营商之间为了拓展业务,争抢用户,代理制逐渐成了这个行业的主流:“所谓代理制,就是这家宽带运营商给你一个最低报价,把给用户的报价权下放给了代理商,随便你给用户多少钱。”

  那时候,曹九阳代理的这家宽带公司,给他们的个人用户最低价是700元/年。“我们一般会把价钱开到1020元/年,然后跟用户说,你付900元好了,给你开700元的发票,行不行?对方一般都会同意的,因为价钱便宜。”因为有好几百元的盈利空间在那里,他们有时还送一些礼品招揽客户,有粮油、鼠标、路由器等等,“因为只要你装了,代理就有钱赚,你不装,代理就没有钱赚。”

  最终,各级代理商在大打“低价竞争牌”的同时,各种不规范的竞争手段也跟着出现了。

  “比如有一家装了10M的宽带,我们就自己买一个路由器,上面有4个接口,拉一根线就到别人家里去了,甚至跟网吧一样,装一个交换机。”一名业内人士说,如果收到投诉,就拔掉一两家,“作为用户,你可能永远无法知道”。

  曹九阳坦言,他们的综合布线工程,只做三分之一。“比如说,一栋楼,三个门洞,做工程的人就只装一个端子,然后拉三根接连线,都是从外面临时拉的,不管这根线能用多久,只要业绩,不管质量。”

  实际上施工是有严格规定的,比如说,上下垂直线,线在管子里到用户家。排线要排得整整齐齐的,国家有规定。曹九阳说:“现在你去看我们的黑宽带,工程乱七八糟,线随便拉。机箱盒子,无论是强电弱电,都是放在外面,淋水了就漏电了,反正电不死人。”

  即使在小区外布线,能不走窨井就不走窨井,因为地下施工远比地面麻烦。而且有些地段,窨井有人看守,你没有相关部门的批文,根本就进不去。“所以,我们就沿着电线杆拉线。你看有些杆子,都被各种电线压弯了。只要你拉好了线,别人都不敢去剪断,万一剪错了,后果谁担得起?”

  曹九阳说,这个不用担心,单子上面的客服电话,都是已经打不通的,“你要联系客服,就打我们留给你的电话,我们接到电话后,就赶过去给你做维护。”

  相比私下偷装路由器分流带宽,一些代理商更夸张,甚至明知宽带没有覆盖到小区,依然敢“收了钱再说”。

  今年10月,家住青浦赵巷的张先生在小区门口看见一个摆摊搞促销装宽带的。“低价光纤2300元,5M,用5年。”张先生当即签约,第二天业务员还亲自把发票送过来了。

  “说好3天内安装的,到了第3天,电话里说业务太多,忙不过来。一个礼拜后,又说正在铺设进小区的光缆,叫我们再等。一个月后,他们说因为小区物业不同意,施工没法进行,叫我去退钱。”张先生跑到指定的营业厅后,却被营业员告知,按照公司规定,这笔钱将在60个工作日内退到用户的账户内。

  “我们不管你的小区能不能装,先把这个钱收上来。这个钱一收,我的业绩就上去了。”推销员苏先生的一番话揭示了其中的奥秘。他们也知道“60个工作日退钱是霸王条款”,客户肯定也不同意,最多就是报警,但因为是经济纠纷,只要不打架,警察一般都让协商解决,他就曾被用户送到过派出所两次,“都是上午去下午出来,因为我没有犯法”。

  苏先生说,有些受骗的用户扬言要告他们。“你想告就去告吧!一两千块钱,打官司合算吗?当你真去告,法院传票来的时候,我们又会去找到对方,说这笔钱公司批下来了。”苏先生坦言,用户打12315也没有用,因为不罚款。他们最怕的是曝光,因为一曝光,大家都知道了,他们就骗不到钱。

  曹九阳也证实,这是他们行当惯用的手法,“每个月都有几百万的钱进来,让你周转60个工作日,公司当然乐意这么干。”

  相比居民住宅,商务楼宇的宽带因为价格高、竞争不透明,一些代理商为挤进商务楼想尽一切办法,甚至改走偏门。

  “这种商务楼的宽带价格原本高得离谱,但你只要把物业搞定了,就可以进去。说到底,你要跟物业分享利益。”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打了个比方,有一家商业广场,物业公司通过打架,赶走了原来那家物业才进场的。新物业进场后,原来参与打架的人都是“功臣”:宽带给张三负责,保洁给李四负责,保安给王五负责,维修给赵六负责,论功行赏。张三拿到宽带了,就打算把原来的宽带运营商赶走,因为他们是通过上一家物业公司进场的,要么重新签订合作协议,否则立即出局。于是原来的那几家不得不给好处。

  这名男子代理的宽带进入该广场,就是他去谈的:“有两种入场模式:一是一次给三万、五万元不等,二是你物业给我进场,我发展一户给你物业一半钱。”最终,他选择了第一种模式,一次给了他5万元。

  在采访过程中,记者先后接触了曹九阳、苏先生等两个代理商,他们是最直接的安装排线服务端,当记者询问他们是否具有相关资质,可不可以提供发票,出了问题用户怎么维权?

  他们均坦言,什么都没有,安装的等于是“黑网”,而在上海,仅他们保守统计,至少超过10万个这样的“黑网”用户被蒙在鼓里。

  据上海市通信管理局2014年3月17日公布的《上海市通信管理局关于规范本市宽带用户驻地网业务经营行为的通告》显示:经上海市通信管理局批准,获准在本市从事宽带用户驻地网业务商用试验经营活动的公司共有9家: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中国联合网络通信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中国铁通集团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东方有线网络有限公司、上海长城宽带网络服务有限公司、上海电信住宅宽频网络有限公司、上海科技网络通信有限公司、上海聚友网络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上海国通网络有限公司。

  华东师大电子科技副主任钱冬明告诉记者,对于“黑网”的安全性不能一概而论,要看具体如何安装,如果不是一对一的独立IP地址,一个门洞或是一个小区都用同一个IP地址,也就等于是局域网,那么每个用户使用的都是内网的IP地址,只要“有心人”动了破解的念头,那么其他用户的电脑硬盘等信息就很容易被盗。

  钱冬明说:“判断对方是否正规可以通过两个方面来鉴别,第一,看这家代理商所开具的发票。第二,看稳定性和保障,安装后网速一直不稳定的,那一定有问题。

服务支持

我们珍惜您每一次在线询盘,有问必答,用专业的态度,贴心的服务。

让您真正感受到我们的与众不同!

合作流程

合作流程-沈阳初衷网络推广公司

常见问题

常见问题-沈阳初衷网络推广公司

售后保障

售后保障-沈阳初衷网络推广公司